阿墨_做有责任的挖掘机

全职高手中毒。喻黄喻无差,双花,伞修。脑洞奇多,专注挖坑三十年,现尽力填坑中。

脑洞存档

实在是手速太慢,有喜欢写各种paro和架空,所以很多时候只能补完设定,列出提纲,没有时间完整的把一篇文章写出来,尤其是某些设定明显是短打不能写完的。现将几个设定相对完善的提纲放出,大家可以看看哪个比较有兴趣,然后给我一点人品和鼓励,度过现在这段最艰难的时期,我就把它写出来。


虽说是设定相对完善,但是为了不过度剧透所以放出部分还是很简略的,详细流水账年表就暂时保留哈。


脑洞1:

架空奴隶制社会,文州因年幼逃过一死由世家公子被贬为官奴,狱中与同样命运的周家小公子·泽楷相识。后文州被不受宠爱的庶子王杰希买走做小厮,并遇见王府家生奴仆少天。三人弱冠后杰希听从文州建议自请戍卫边疆,数次捷报之后,少天得到的竟是王杰希兵败,文州被俘的消息。

另一边,原周家小公子·周泽楷年幼时被欢馆挑走,起初是作为小厮在馆里打打杂,却偶遇迷路的大夫公子·江波涛,二人一见如故几次来往后十分要好。随着年岁渐长,泽楷也将面临无法逃避的沦陷风尘的命运。

HE保证!CP为 喻黄,周江,伞修橙亲情向,王喻黄友情向,整体来说全员向。


脑洞2:

伪·古罗马设定,文州圣子 x 少天战士。作为是百年难得一遇能够通晓神谕的圣子,文州却与少天情愫渐生。为世不容的感情将带来怎样严重的后果,叶修的到来又是打开了一扇怎样的大门。大门后面,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这篇应该是一发完最多分个上下,比起一篇完整的故事更像是前传。但“正传”完全没有头绪orz。


脑洞3:

冯宪君中心。给老冯刷时髦值。继金主席之后,冯宪君接手了逐渐走向成熟的联盟(为什么金同志要在这个时候退位有梗可挖),在年岁已高后物色接班人喻文州同志,手把手带着小喻处理各种事情,最后在交接过程中告诉一些联盟秘而不传的往事·




——这个辛秘就是—联盟其实有四个厕所:男厕所,女厕所,蓝雨的女厕所和百花的男厕所。“文州你是蓝雨出身,后来队内的于锋也转会去了百花,所以你明白的对吧。”“不,冯主席,我(不想)懂。”

比起同人更像一篇官场文。


其实有一天做梦做了一个非常完整的类似SF设定,全员向能够记得出场人物有: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张新杰、叶修、张佳乐。中间醒来一次还能记得,回笼觉的时候竟然还能有后续,以邹远、唐昊(还是于锋不记得了)为主角的故事。

但是醒来以后故事情节是什么完全不记得了嗷嗷嗷嗷。


婚礼进行时

婚礼进行时

  • 喻黄喻无差

  • 不分手不分手不分手

  • 来自基友要求,一句话限定:待到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2078年 黄少天65岁

黄少天,你是否愿意与喻文州结为伴侣,无论顺境或逆境、赋予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永远爱他、珍惜他、对他忠实,从今时直到永远。

——我愿意。

喻文州,你是否愿意与喻文州结为伴侣,无论顺境或逆境、赋予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永远爱他、珍惜他、对他忠实,……

 

2028年 第十三赛季 黄少天27岁

蓝雨惜败,位列亚军。

招待会上的蓝雨队长回答依旧滴水不漏,“我们的队伍很优秀而对手发挥得更好……”镁光灯闪烁下,蓝雨的副队长,“剑圣”黄少天不动声色地咬了牙。

十三赛季,征战九年的剑圣已然成了老将,属于他的传说仍在继续,然而曾经创造它们的人已经无法重现昔日辉煌。巅峰时期的手速、8个半剑影步的操作,还有最著名的,联盟最强机会主义者的称号。

方才的比赛中正是因为他的一次失误,没能在对手转身的一刹做出有效攻击导致景熙的守护天使提前下场情势陷入危急。

意识还能跟得上,操作却不再精确完美。

——黄金一代的没落。

 

2032年 黄少天31岁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嘴里哼着歌手上也没闲着,黄·不出声不舒服斯基·少天利索打扫好屋子,又把双人相框擦得锃亮——这里可是要放他和文州的结婚照呢,还有5周年、10周年、20周年,哎呀好麻烦还是把所有和队长的照片都挂起来吧文州超级上相的竟然比本剑圣还要好看一点点只是一点点啊。

电视里正在直播蓝雨队长的新闻发布会,16:9的宽屏把瀚文的脸拉的有些变形,“可惜看不到队长的大脸照啊啊啊啊”早在十四赛季退役的黄少天辛辛苦苦辛辛苦苦辛辛苦苦等了三年终于等到喻文州退役的这一天,“小卢也终于从代理队长转正了啊,今后就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啦,队长我们可是说好了——”

手中鼠标一点,机票订单确认。

目的地,苏黎世。

加油吧小家伙们,我和队长度蜜月去咯。

 

2041年 黄少天40岁

中年男人自有一股成熟风韵,没想到放在黄少天身上竟也挺合适的。

郑轩看着吧台前懒懒擦着杯子的那一位,不由得感叹岁月不饶人啊真是压力山大。

7年前环游世界回来的前剑圣放弃了电视台邀请去做评论员的橄榄枝,倒是在广州盘下了一爿小店,修修整整装成集酒吧、餐馆、咖啡厅、甜品屋于一体的四不像,风格颇有些当年蓝雨的自由放任。

也不是没问过为什么拒绝当评论员这么适合话唠(划掉)的工作,黄少天的回答简洁的出人意料。

离家近。

郑轩知道十五赛季的时候两人就买了房,喻文州首付,黄少天装修,分工明确得太符合传统,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直扑面门的两个字:

婚房。

自觉被闪瞎眼的弹药专家一扭头,满满当当的照片墙上贴着这些年来黄少天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电影深夜场的票根,NBA球星的签名,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来店内的情侣的亲吻照片。

 

2019年 第十四赛季 黄少天28岁

退役后的日子漫长得有些无聊,黄少天枕着喻文州的大腿没有来的想到一句诗笑得浑身打抖,倒是闹得坐着的那个连字都打不了。

“你说,”被称作黄少的青年勾起蓝雨队长的下巴,装出纨绔子弟的轻佻:“这算不算是,曾因酒醉,累美人。”

被调戏的那人也不恼,顺手揉了揉膝上人的腰:“今天早上累到腿都撑不住的,是哪个美人呢。”

昨天晚上他被拉着喝了不少酒,发小失恋,一米八的大男人哭的声嘶力竭:“找到一个对的人,怎么特么就那么难呢。”

到家时已经有了些许醉意,暖黄的灯光照得眼前人眉眼愈发柔和,蜂蜜水甜滋滋的滑进胃里。“你说,我怎么那么幸运,就碰到你了呢。”酒精麻痹了大脑,有什么似乎开始不受控制。他拉着眼前人的手不放开,眼神努力聚焦仿佛要看到天荒地老。喻文州看他呆呆的有些好笑,猝不及防就被偷去一个吻。

交换的气息火热,双唇抵死缠绵。一吻终了,黄少天叹息似得认命:“喻文州,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似乎是打开了什么封印,温柔的,激烈的,点到即止的,连绵不绝的,他们交换了很多很多个亲吻,仿佛是确认着对方的存在,也是感激着命运的恩赐。

 

2020年 第十五赛季 黄少天29岁

拿到新房钥匙的时候,黄少天大暴手速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本小本子,重重地划去第一条:拥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家,然后才心满意足的亲亲升级成男朋友的前队长。

这事得说回一年前的某个早晨,闲来无事的两人窝在沙发里看电影,两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完成的一个个或简单或奇怪的愿望,倒数的人生从此变得快乐而精彩。也许喻文州带着泪水的微笑太温柔,也许是黄少天闭眼回味的表情太安然,两人不约而同决定一起拟一份他们二人的遗愿清单。

黄少天有想过“遗愿清单”这四个字放在他们两个还不到三十的年轻人身上是否有些不对味,又被喻文州轻轻一吻安抚。

——我们的未来还很长。

 

2034年 黄少天33岁

第二个愿望:环游世界。

达成。

 

2035年 黄少天34岁

第二十四个愿望:假装学生看一场午夜电影。

达成。

 

2039年 黄少天38岁

第三十六个愿望:看一场湖人队比赛。

达成。

 

2051年 黄少天50岁

第六十二个愿望:还在打荣耀。

达成。

 

2077年 黄少天64岁

第九十九个愿望:三千个亲吻。

虽然有些差别,但还是达成。

 

2078年 黄少天65岁

中国通过同性婚姻法。

这一天彩虹旗飘扬在每一个城市,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情侣们在阳光下肆意地亲吻,教堂里传递着永恒的誓言。

王杰希带着鲜花风尘仆仆,周泽楷年过半百依旧英俊,张新杰领带袖口一丝不苟,韩文清目光炯炯大步带风,一向散漫惯了的叶修也西装革履得体大方。

曾经的队友,昔日的对手,如今齐聚一堂,来见证一场旷日持久的婚礼。

 

2078年 黄少天65岁

第一百个愿望:我们结婚吧。

达成。

 

2031年 黄少天30岁

装修已接近尾声,墙纸颜色清爽,布艺沙发宽敞舒适,书房里两台电脑背靠背,床前的抱枕成对成双。黄少天满意的巡视着自己的布置,又在淘宝上下单好几个双人相框。

思索着做饭还是外卖的哲学问题,笔电屏幕上忽然跳出新闻推送框。

“最新新闻:广州市区内发生重大交通事故造成3人死亡7人受伤。肇事司机超速行驶穿过红灯路口导致5辆汽车连环相撞,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然而图片中一辆变形的别克尾号赫然是339!

——339,长长久。

他们亲手挑的车牌。

——喻文州和黄少天,长长久。

心跳骤然停止,血液刷刷从指间退潮。

他成了瞎子,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

他成了聋子,听不见手机的尖锐嗡鸣。

他成了哑巴,用尽全力却说不出一句话。

疯狂燃烧的红木棉。笼罩城市的浓密黑烟。支离破碎的天空。棺木一样竖立的高楼。蚂蚁一样的人群川流不息。折射进来的灼热光斑。徘徊不去的鸽群。被风吹落的床单。蜂蜜水甜到发苦。带着酒气的吻疯狂而灼热。乱七八糟的诗。温暖到落泪的电影。退役后的约定。清单名字隐晦的不详。

——少天,我们的未来还很长。

 

2078年 黄少天65岁,喻文州30岁

冬季的早晨还是冷的,地上一层薄薄的积雪未化,衬的黄少天的白西装像是要反出光来。墓碑被冻得又冷又僵,和文州一点都不一样,老人呢喃着,描摹着三十七年前就镌刻进他生命的三个字。

文州的手是软的。文州的唇是暖的。可是黄少天再也碰不到他的手,也再也吻不上他的唇了。

取出从未送出的那枚戒指,老人虔诚一吻,安放于墓碑之前。

——少天,我愿意。










写在后面:

一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文州的结局,所以一切行文叙述,少天也好瀚文也好郑轩也好所有人的行为都以文州的死亡为背景。所以第二节2032年的时候文州已经出了车祸,瀚文由“代理队长”转为正式,这也是由于车祸(2031年)的突发性导致战队不得已的临时调整。文州的计划是2032年退役,移交队长职位给瀚文,然后和少天一起环游世界、经营小店、幸福生活。

——然而一切都被打断了。

第二节的开头少天打扫着属于他们的房子,订机票去旅行,看上去一切都很平和,其实他已经孤独的等待了整整一年——并且还要继续孤独的等待下去——未来所有的计划都与喻文州相关,都是两个人的参与。

——没有喻文州的世界,该怎么继续呢。

正如电影《遗愿清单》里提到的面对死亡人们都会经历的五个心里阶段:拒绝、愤怒、磋商、忧郁、接受。在这一年里,少天也是有过消沉,有过疯狂,有过歇斯底里,但到最后他似乎也没有接受喻文州死亡的事实。所以他才会继续摆着两个人的相框,认为是“和队长一起”去环游世界。包括在接下来的岁月里,黄少天的生活依旧是和喻文州紧密相连的,他们“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看球赛,“一起”完成遗愿清单的每一条。

当所有人都认为黄少天是精神有些失常(认为文州还在身边)之后,这场终于到来的婚礼却证明了黄少天早就清楚的认识到喻文州已经不在了(否则少天应该是和一个虚无的不存在的人结婚,而不是在文州的墓前戴上戒指)。那么,这么多年黄少天一直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悖论中:他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忘记要假装不知道喻文州的死亡,却因此将这件事一遍一遍刻在心底。

少天不能接受失去文州的世界,但同时他也不会因此就轻生放弃。死去的人终究是去了,活下来的人还要好好的活。所以少天一边欺骗着自己,一边好好地活着。他经营着小店,时常还会和好友相聚。在朋友面前他还是黄少,只是在别人看不见(或自以为别人看不见,其实郑轩一直看在眼里)的时候,流露出寂寞的表情。

原本还有想过写黄少人格分裂啦,把自己活成喻文州啦想要代替他活下去啦。但既然这是一篇半写实的背景,那么也就按照正常人生来。生活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惊心动魄匪夷所思,冲动的殉情不过是一场以生命为代价的自我满足。爱情是长相思,是长相守,不会因为时间、地域乃至生死而产生任何阻隔。

——喻文州于黄少天,是烙印,是戳记,是无法割舍的半身,是终其一生不曾忘怀的芳草离离。

还有两个小tips:少天喝醉酒想到的那句诗是“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这里是把前后两句给串了个词。

红木棉是广州市花,花语是怜取眼前人。

再再吐槽一句,文州你走了就只有少天一个人还房贷了啊亚历山大(郑轩脸)